香港年轻示威者沦为“三无人员”

2019-08-29 06:08:49 环球时报 2019-08-29

本报赴香港特派记者 赵觉珵 范凌志

“通识教育的初衷是训练学生的思考能力,尤其是批判性思维。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人的问题。”说起通识教育,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专业进修学校(港专)校长陈卓禧近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说。陈卓禧是一度在网络上爆红的“护国歌校长”。2017年底,他教育拒为国歌起立的学生的一幕引发舆论强烈关注。

陈卓禧表示,之所以说教师是“最突出的问题”,是因为他们在课堂上教了什么、用了什么材料、布置了什么作业都会影响学生。

一名今年刚从新界某中学毕业的香港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的一些中学老师在通识教育课堂上经常带着强烈的个人好恶色彩和价值观。一名老师近日甚至在课堂上与学生分享他参加示威游行的感想。“我认为这存在很强的诱导性,学生听完老师的话,很有可能就会想上街。”这名学生说。

“而在课程设计中,最大的不足是思考方法的缺失。”陈卓禧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通识教育希望让学生学会批判性思考,但没有教给他们思考的框架。课堂上,教师告诉学生“所有事物都有两面性”,但往往没有强调,他们的思考应该建立在通过事实得出结论的基础上。这就导致了学生在价值观、道德观、是非观上的虚无化。“为什么我们经常觉得年轻示威者讲的都是歪理?因为其中没有思考、没有逻辑、没有底线,只有反对。”

“年轻人本来就比较反叛,这种思考方式及其带来的后果又强化了反叛,这是对年轻人最大的破坏。”陈卓禧说,以自我为中心的、极端自大的思想在现代世界普遍存在,而它们与虚无主义结合就会引发“根本不会考虑其他人”的极端个人主义,这种情况也体现在香港年轻人身上。

谈及教师为何出现问题,陈卓禧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的教师,尤其是中小学教师群体与特区政府关系恶化,主要原因是回归后的教育改革触动了教师的利益。另外,香港的教育系统也需要为目前的情况负一定责任,包括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科目委员会、教育局等。“通识教育出了问题,说明机制中的人没有发挥好作用。”陈卓禧表示,教育系统应该加强用人把关。比如通识教育科目委员会,这是负责该科目考试题目选择与标准答案制定的机构,但是其前任主席赖得钟竟然发表过“辱警”等偏激言论。他在近日匆忙辞职。

根据陈卓禧的观察,目前卷入香港风波的年轻人大致可分为三种:策划者,这些人很可能受过专业的训练,他们负责对局势做判断,并下达行动决定;“勇武派”,这些年轻人是最极端、最激进的一部分,也是其中最核心的人物;第三梯队占大多数,他们受到蒙蔽,自以为很了解情况,虽然会参加示威,但并不太极端,其中一部分人可以听进不同意见。

谈到香港年轻人的前途时,陈卓禧有些哽咽:“你可以去上街,去暴力冲击,但你要做好坐牢的准备,甚至做好有生命危险的准备。我相信香港会平定下来,但不知道这要付出多大代价、牺牲多少年轻人,他们当中有人甚至可能走向绝路。”

“真正的责任还是在成年人身上,不能绑架也不能放任年轻人。”陈卓禧强调,“我们应该拿出勇气、负起责任,一定要制止暴力,防止仇恨激化。”▲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澳门真人现金官网-澳门真人现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