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出新招防中国“渗透大学”

2019-08-29 06:08:20 环球时报 2019-08-29

●本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刘天亮 ●本报记者 赵觉珵 ●郝爽言 陈欣

澳大利亚对所谓“中国渗透”的疑心病越来越重。28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宣布设立“大学应对外国干预特别工作组”,联合大学和安全部门应对外国政府干预,保护澳大利亚利益在敏感项目研究、网络安全等领域不受损害。在宣布这个消息时,澳大利亚教育部长丹·特汉没有说明设立这个特别工作组针对的是哪个国家,但在回答媒体提问时提及中国。“针对中国”,这几乎是澳大利亚媒体的一致解读。“所谓中方对澳大利亚实施‘渗透以及类似的说法纯属子虚乌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8日批评这样的做法“别有用心”。从网络黑客到政

治献金,从停办孔子学院项目到审查与中企合作,就连澳大利亚国内也有声音警告,这个国家已经被“歇斯底里的反华症”所笼罩。

特别工作组瞄准多个领域

丹·特汉28日在澳全国记者俱乐部宣布了这个消息。他说,特别工作组将携手联邦政府教育部、国家安全机构和大学三方,大学和政府机构人员各占一半。澳大利亚《先驱太阳报》报道称,除了与情报部门密切合作,特别工作组还将与国防部的工作互为补充,在审视外国对澳大利亚教育干预方面发挥广泛作用。特汉说:“在外国干涉的问题上,政府正在把国家利益、研究、合作和大学自治的连接地带弄得更清楚。”

据介绍,这个特别工作组将瞄准多个领域,包括成立一个网络安全小组,防止大学系统遭到入侵;确保知识产权不受“欺诈和不当影响”,不被未经授权披露;确保大学与外国实体的合作透明;防止国防和军民两用技术转移到那些用这些技术危害澳利益的人手中等。

在宣布这个消息时,特汉称澳大利亚与中国等国有强大的研究伙伴关系,担心大学可能忽视自己面临的威胁。在回答媒体提问时,他对近期与香港相关的抗议中,“亲民主”学生的信息被收集表示担忧,称“工作组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关注大学校园的安全问题,确保学生能够自由地开展活动,表达自己的观点”。

悉尼广播公司28日报道说,昆士兰大学上个月发生一起中国内地学生与支持香港反对派示威者之间的冲突。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馆肯定中国留学生自发的爱国行为,坚决反对任何分裂国家的言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称,成立特别工作组的背景是澳大利亚对中国影响力日益担忧。

澳政府消息人士说,政府尤其担忧人工智能、量子物理学和一些工程学科方面的合作。莫里森政府还担心,中国对澳教育部门的渗透可能是去年年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数据被大规模窃取的原因。

28日,针对澳方举措和对中国的猜测,耿爽表示,中澳在互信、互利基础上开展务实合作和人文交流,增进两国间相互了解,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共同利益。将教育合作政治化、人为设置障碍,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也不得人心。耿爽说:“希望澳方客观看待中澳各领域合作,珍视双方合作成果,多做有利于中澳友好与互信的事。”

“所谓外国干涉的恐惧被夸大了”

在炒作所谓“中国渗透”上,澳大利亚的声调一直很高。去年,澳政府宣布禁止外国政治献金和外国政府的隐形干涉,都曾拿中国说事。上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停止与孔子学院的合作,也有人推测是因为澳政府担心外国势力干涉。美联社说,在承认审查过程中没有发现任何“实际政治影响力”的证据后,澳大利亚教育部门仍声称,有一些具体因素可能导致外界认为孔子学院“正在或可能助长不当的外国影响力”。

澳大利亚7频道28日报道说,孔子学院的支持者认为,该机构是语言和文化教育的重要中心,如同德国的歌德学院。昆士兰大学负责人彼得称,此前并没有澳大利亚高校负责人对中国借助孔子学院进行干涉或施压表达关切。

目前,莫里森政府正加紧审核澳大利亚大学与海外的合作研究项目。英国《卫报》28日称,悉尼大学已宣布将评估其与一家中国公司价值1000万澳元的合作项目。这家公司的国有军事技术企业身份受到关注。悉尼大学副校长迈克尔·斯宾塞26日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关于澳大利亚研究机构和中国合作的争论,已经被“歇斯底里的反华症”所笼罩。“你不会因为餐刀可用来杀人就停止制造。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用它(餐刀)来涂抹面包,也可以用它来杀我妻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制造餐刀。”

《先驱太阳报》称,特别工作组成立之际,澳大利亚对大学过度依赖留学生的担忧日益加剧。上周,悉尼独立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警告,澳大学严重依赖中国留学生的学费收入,令这些高校处于财务风险之中。报道说,有7所大学严重依赖中国市场,中国学生占到所有国际学生的50%以上。特汉28日说,根据成立特别工作组的最新举措,澳大学将获得额外支持。然而,就连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悉尼大学副教授萨尔瓦多·巴博斯也认为,所谓外国干涉的恐惧被夸大了。“我在悉尼大学校园内从没听说外国直接干涉学生政治或学生言论自由的事。”巴博斯说。

澳大利亚大学联盟28日对政府的举措表示欢迎,但强调需要“谨慎平衡”,以维护开放性。《澳大利亚人报》称,澳中之间的合作已经带来重要研究进展,许多研究领域并非用于军事或安全途径。迈克尔·斯宾塞说,多数澳大利亚高校与中国的合作是基于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比如医学和农业发展。澳大利亚整个国家正面临向“白澳”思维方式转变的风险。

特恩布尔政府毁了中澳关系,莫里森政府呢?

《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说,随着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战略紧张局势加剧,澳前总理陆克文警告,澳大利亚可能重返麦卡锡时代。他上周在澳全国记者俱乐部发表演讲,批评上届政府破坏了澳中两国之间微妙的关系,称前总理特恩布尔“有勇无谋”的对华策略让两国关系跌入冰点。陆克文说,其他澳大利亚政治人士也正试图滋生一种反中国的歇斯底里的情绪。他点了自由党国会后座议员安德鲁·海斯蒂的名字。海斯蒂不久前将中国的崛起和纳粹德国相提并论。

陆克文说,现在澳大利亚仍困在中国的外交冷遇中,但称莫里森政府与前任不同,理解与中国发展平衡关系的必要性。“事实上,无论是莫里森还是特恩布尔,任何一名澳大利亚政治家上台当总理,对华政策的基调都不会有大幅改变。”聊城大学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于镭28日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于镭说,在特恩布尔时期,莫里森作为财长曾否决多起中资在澳并购案。不过,他已意识到澳大利亚的经济无法依靠美国,因此其对华政策比此前更加谨慎。之所以澳对华政策形成如此局面,一方面是由于澳大利亚与西方大国的政治氛围逐渐右倾,将中国崛起视为对西方主导秩序的挑战与威胁。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也受到美国的影响与施压。于镭说,可以预见的是,澳大利亚未来对中国在澳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的控制会越来越严。中方对此须有所警惕和准备。▲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澳门真人现金官网-澳门真人现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