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公里外打击俄防空系统?美“阿帕奇”武直试射“长钉”导弹

2019-08-29 13:08:50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8月29日报道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8月27日发表了珍·贾德森的题为《以色列导弹能让美国陆军航空资产在未来战争中获得优势吗?》的报道,具体内容编译如下: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多山的沙漠中,隐藏在1600英尺(约合488米)高的小山背后的AH-64E“阿帕奇卫士”武装直升机,向位于对面斜坡的一个目标发射一枚导弹。这个目标代表的是俄制“铠甲”中近程弹炮合一防空系统。

8月26日的这一幕是美国陆军进行的一个试验的一部分。该试验旨在利用以色列拉斐尔先进防务系统有限公司制造的“长钉”非视距(NLOS)型反坦克导弹,从更远射程外消灭敌方(防空火力)威胁。

美陆军还把试验继续向前推进了一步——它让“阿帕奇”在发射“长钉”后保持低空飞行,高度只比沙漠中最高的障碍物高两三百英尺(约合61至91米)。

美陆军希望在打击的最后几秒钟让“长钉”导弹与“阿帕奇”武直飞行员失去联系,从而确保该导弹可以利用其“发射后不管”功能消灭目标。

同时,一个无人操控系统会在整个测试过程中监视打击目标,并向“阿帕奇”飞行员确认“长钉”导弹成功摧毁目标。

8月26日在尤马试验场进行“长钉”导弹试验的美陆军“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

资料图片:以军测试“长钉”非视距(NLOS)型远程反坦克导弹。(以色列国防部)

这个试验是在尤马试验场进行的一系列发射活动中的第二个。它标志着第二次成功射击,“长钉”导弹最终成功摧毁目标。

尤马试验场的这轮测试是由“未来直升机跨职能团队”策划和执行的。在美陆军未来司令部领导下,该团队负责一些重要的工作,以便对美陆军的航空装备进行现代化改造。未来司令部由一名4星上将指挥,致力于美陆军的现代化工作。

这次试验后,该团队主管沃利·鲁根准将表示:“我们在试验中进行了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射击测试。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同‘多域作战相关的射击。”

“长钉”导弹能够打击32公里以外的目标,像它这样的远程精准打击武器将提供美陆军所需要的“防区外打击”能力。它将使美陆军的航空装备(武直)成为“多域作战”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多域作战”是美陆军正在发展的作战学说。这种“防区外打击”能力或使美陆军能从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打击各种威胁,并规避敌军火力、并突破敌人的防线,从而让美陆军有可能继续进入“拒止区域”。

鲁根说,这种能力配上未来攻击侦察机的射程与敏捷性,还可提升美陆军渗透敌军区域的能力。这种新型侦察机是美陆军希望购买的2种未来平台之一。

【延伸阅读】树梢杀手!“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战记

本图集将为您详解AH-64“阿帕奇”这一“树梢杀手”的传奇故事。

AH-64系列攻击直升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72年的美国陆军“先进攻击直升机”(AAH)项目。该项目是为研发一种能够取代图中已下马的AH-56“夏延”(原本为取代AH-1所研制)的新型对地攻击直升机,以应对当时苏联庞大的装甲集群威胁。

当时美国国内有两大厂商的方案进入了AAH项目竞标的最终阶段,分别是贝尔直升机公司的YAH-63A(左图)和休斯飞机公司(1984年并入麦道公司,麦道后于1997年被波音公司收购)的YAH-64A(这时的原型机使用的是T字形垂尾)。首架YAH-64A于1975年9月30日首飞,YAH-63则于10月1日首飞。在经过了多轮测试后,美陆军于1976年12月10日宣布,生存性能更强的YAH-64中标,AH-64生产型于1982年投产,1986年4月正式服役。

作为美军现役主力攻击直升机,“阿帕奇”在汲取AH-1“眼镜蛇”的作战经验的基础上,采用了许多经典设计,但又有很多创新之处。 图为AH-64D结构图。

与AH-1相同,AH-64也采用了串列式座舱布局,前座舱为炮手(副驾驶),后座舱为飞行员。之所以采用该布局,主要是考虑到炮手在前,便于布置机关炮的观瞄系统,飞行员的位置高,拥有更好的视野。为保障生存性,两座舱均有独立操作系统,并用装甲板隔开,可确保在任一座舱被毁的情况下,另一幸存乘员仍能驾机返航。图为2012年8月拍摄的驻阿英军的 WAH-64D直升机座舱。

为应对敌方的低空防空火力,“阿帕奇”机身采用了完备的装甲防护系统(全机身装甲重1.1吨)以及自密封油箱(被命中后不会漏油),乘员舱和旋翼都可抵挡一发23毫米高爆弹直接命中。即使坠毁时,起落架也能吸收大部分能量,保护机组人员。图为AH-64装甲防护示意图,最右小图为“阿帕奇”三重装甲防弹保护层原理示意图。

“阿帕奇”除上述保护措施外,布置在座舱两侧的设备舱也可为机组人员提供额外的防护性能,减少被敌方火力直接命中的概率。图为2010年8月,美军公开日上的AH-64D。

“阿帕奇”还有一大“护身法宝”,别名“黑洞”的红外抑制装置,这种设置在发动机排气口附近的冷却装置可以不断吸入附近的冷空气来降低AH-64的红外信号特征,降低被敌方红外寻的导弹命中的概率。据英军“阿帕奇”机组人员介绍,曾有人尝试在发动机工作时,触摸排气管,结果未被烫伤,可见“黑洞”系统的功能强大。

图为AH-64D“长弓阿帕奇”的炮手(副驾驶)座舱,除了左右两块多功能显示器外,中间还有一个M-TADS/PNVS(现代化目标截获照射瞄准具/夜视传感器)的传感器显示器,可为炮手在夜间或恶劣天候下提供清晰的光电或红外目标图像。

图为2015年6月,美军作战演习中的AH-64D(BlockII型)炮手。

图为AH-64D的飞行员座舱,仪表布置更为紧凑一些,除了常规仪表外,可以注意左下角的小键盘(炮手座舱也有),这个是供飞行员和炮手进行数据和资料交换用的,也可以用于飞行员或炮手向僚机或后方指挥部传送信息。

图为2012年新加坡航展上拍摄的AH-64D飞行员座舱的小键盘特写,其上方的黑黄色装置是座舱盖紧急弹射开关。

除了标准仪表外,“阿帕奇”机组都配备有“综合头盔显示与瞄准系统 ”(IHADSS,即左侧的单目镜片),它可以使飞行员(炮手)在夜间看到舱外原大小的景物图像,还可叠加空速、飞行高度、方位等数据,利用该系统,飞行员还可以实现与M230机关炮的联动(炮口自动指向飞行员的目视方向),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看哪打哪”,这一功能不论是在对地攻击,还是在空战中都很有效。小图为游戏中的IHADSS单目镜图像。

图为M230链式机炮与炮手IHADSS联动的动态图。

“阿帕奇”的飞行员和炮手能够获得精准图像和进行目标锁定攻击都要得益于图中的两大观瞄系统PNVS和TADS。图为英国陆军的 WAH-64D (基于美军AH-64D Block1改进而来),小图分别为两种传感器的扫描范围示意图。

借助两大系统,飞行员和炮手可同时分别瞄准和攻击不同种类的目标, 图为”阿帕奇“观瞄系统工作原理示意图(图片来源:空军之翼)。

图为军事模拟游戏《武装突袭2》中,“阿帕奇”飞行员利用PNVS夜视系统,看到的夜视飞行图像,虽与现实中的略有差异,但已十分相似。

除两大观瞄系统外,1997年正式服役的AH-64D”长弓阿帕奇“配备了更先进的桅顶”长弓“毫米波雷达。借助该雷达,阿帕奇可隐蔽在障碍物后方,在树梢高度就能探测到8千米内的256个目标,并能在30秒内使用AGM-114L(发射后不管)导弹同时对其中的16个目标发动攻击。

除了有完备的防护系统和精良的观瞄系统外,阿帕奇最重要的就是由”三大杀器“组成的强大火力系统。图为AH-64的地面武器展示,从近至远依次为30毫米机关炮弹药、70毫米火箭弹和机身上挂载的“地狱火”导弹,左右最外侧的为转场飞行用的副油箱。

图为美陆军官方公布的AH-64D执行三种不同作战任务的武器配置和性能示意图,可见在500千米的作战半径内,AH-64D的平均滞空时间可达到2.7小时。

AH-64的第一大“杀器”是其固定武装,位于机头下方的30毫米M230“大毒蛇”链式机关炮,其标准射速每分625发,常用弹种M789双用途高爆弹,有效射程1700米,最大射程4500米,可以击穿50毫米厚的均质轧压钢装甲(RHA)。十分适合对付敌方步兵群和轻型装甲车辆,小图为美军地勤补充30毫米M789弹药。

一架AH-64最多可搭载1200发30毫米弹药。图为2014年6月,美陆军AH-64D直升机使用M230链式机炮实弹打靶。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AH-64与M2步兵战车进行空地协同作战的场面,巧合的是M2步战车的主武器也是M230链式机炮,可与AH-64通用弹药。

AH-64的第二大“杀器”为“九头蛇”(Hydra)70系列70毫米航空火箭弹。该系列火箭弹可选用多种战斗部,其中M229高爆弹头载有2.2千克炸药,有效射程8千米,最大射程1万米。通常使用19联装火箭巢搭载,一架AH-64最多可挂4个火箭巢,共76枚火箭弹。

“九头蛇”原先是一种十分有效的面积杀伤武器,适合压制大批轻(无)装甲目标。图为AH-64D在夜间齐射“九头蛇”火箭弹。

美陆军于1996年提出了将“九头蛇”改为激光制导火箭弹(激光导引头+可调式弹翼)的方案,代号“先进精确杀伤武器系统”(APKWS),在经过了多年试验和改进后,英国BAE公司于2007年成功完成了APKWS II的试射工作,并于2008年11月与美陆军签订采购合同。阿帕奇由此新获得了一种廉价精确打击武器。

AH-64的第三大“杀器”,同时也是威力最强的,就是AGM-114“地狱火”(Hellfire)系列反坦克导弹,一架AH-64最多可搭载16枚该型导弹,图为AH-64D原型机试射AGM-114L“长弓地狱火”导弹。

这种由洛克希德 马丁公司研发的反坦克导弹,最初能名声大震,也是多亏了与“阿帕奇”的组合。1989年美军入侵巴拿马是这一组合首次实战,美军指挥官的评价是,“AH-64可以用‘地狱火导弹击中8千米外的一扇窗户。”,可见其命中精度之高。

图为AH-64攻击直升机与OH-58D观测直升机编队飞行。小图为AH-64A使用AGM-114A激光制导型“地狱火”导弹作战示意图,正如图中所示,”地狱火“导弹通常采用抛物线“攻顶”弹道打击装甲目标,使AH-64可以躲在山丘后方(不暴露自身)发射导弹,只是需要OH-58D观测直升机利用桅顶瞄准具提供激光制导。这一组合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取得不俗战绩。在AH-64D服役后,逐渐取代了OH-58D的位置。

图为以色列陆航AH-64D与希腊陆军AH-64A(最远黑色涂装)协同演练,演练内容刚好就是由一架带有长弓雷达的AH-64D引导两架无长弓雷达的AH-64A协同作战。

1991年1月17日凌晨,“沙漠风暴”空袭行动前22分钟,8架AH-64在4架MH-53特种直升机的引导下,超低空渗透进入伊拉克南部,用“地狱火”导弹摧毁了伊军两座远程雷达站,打响了海湾战争的第一枪。鉴于这一特殊贡献,在美军战后发型的“沙漠风暴”行动纪念币上,可以看到“阿帕奇”的所占比重之大。据美军统计,整个海湾战争期间,AH-64机群共摧毁了278辆伊军坦克和装甲车。

1986年4月服役以来,“阿帕奇”参加了自1989年美军入侵巴拿马作战行动以来的多场局部战争,后出口给以色列、英国、荷兰等国的出口型号也参加了多场战争,可谓是“沙场老将”了。

随着实战需求的不断变化,“阿帕奇”也在不断“与时俱进”。2013年1月,美军宣布首批3架AH-64E“阿帕奇守护者”(Apache Guardian,原称AH-64D Block III)投入服役,标志着“阿帕奇”家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AH-64E的最大改进就是增加了无人机控制能力,例如图中所示,利用MQ-1C“灰鹰”无人机可以探测到更远距离或障碍物后方的敌人,大幅提升了AH-64E的态势感知能力,使“阿帕奇”成为了一个更大作战网络中的“作战信息节点”,这无疑是革命性的飞越。

关于“阿帕奇”系列的未来发展方向,波音公司于2014年向美陆军提出了代号AH-64F的混合动力直升机改进方案,按计划将于2040年实施。其最大的变化就是在AH-64E的机尾加装了“矢量推力涵道螺旋桨推进器”(VTDP),该技术已由X-49A“速度鹰”验证机于2007年6月验证成功,可将黑鹰直升机速度由每小时268千米提升至近每小时400千米。由此预计,AH-64F的最大飞行速度和航程都将大幅提升,这点刚好顺应了新兴的高速直升机发展趋势。

按美陆军计划,“阿帕奇”系列直升机还将继续服役至少20年,届时这种富有传奇色彩的武直还将经历怎样的变革,人们将拭目以待。

按美陆军冷战时期的构想,RAH-66“科曼奇”隐身攻击侦察直升机应作为OH-58D的继任机服役,与AH-64D搭配使用。可惜冷战结束后,由于美军作战需求的改变,再加上昂贵的采购费用,图中这一”梦幻组合“最终未能投入服役。

20世纪80年代,美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也曾评估过”海阿帕奇“方案,即舰载型”阿帕奇“,但结果两军种都没有采购意向,陆战队认为AH-1更适合舰载使用。图中的”海阿帕奇“挂载了4枚”鱼叉“反舰导弹。

但舰载“阿帕奇”的故事还有下文,英国韦斯特兰公司在引进AH-64D生产线后,在WAH-64D(英国版)上就考虑了舰载需求。英国陆军曾于2004年首次将WAH-64D部署在“海洋”号直升机航母上,并于2011年在利比亚战争中投入实战,取得了一定战果。

美陆军后来也进行了多次“阿帕奇”舰载测试,结果也取得成功,这意味着在战时需要时,可以临时将“阿帕奇”部署到水面舰艇作战。图为2014年7月,美陆军一架AH-64E在巴丹号两栖攻击舰上降落。

图为2014年9月,印度尼西亚陆军的AH-64D与米-35武装直升机编队飞行。

图为荷兰皇家陆军的AH-64D(未加装长弓雷达)与荷兰皇家空军的F-16战斗机编队飞行。

最后来看看娱乐作品中的“阿帕奇”。如果要推荐“阿帕奇”相关题材的电影,首推的肯定是1990年出品的《火鸟出击》。影片讲述了一群美国陆军航空兵“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飞行员如何地刻苦训练并驾驶“阿帕奇”与南美洲毒枭军队作战的故事。影片不仅演员阵容强大(尼古拉斯·凯奇扮演男主角,汤米·李·琼斯扮演“阿帕奇”教官),而且有很多难得一见的”阿帕奇“直升机细节,由于本片获得了美国国防部的支持,许多内容都是首度公开。

例如图中凯奇佩戴的这个IHADSS头盔,这是该设备首次在银幕上公开。影片上映时,恰逢美军入侵巴拿马(1989)一年后,海湾战争(1991)爆发前,当时“阿帕奇”对于大众来说,还是新锐兵器。

主角有如此强大的武直,编剧也为主角们准备了强大的对手,影片中毒枭的军火库不亚于小国军队,从能发射陶式导弹的MD-500直升机,到J-35“龙”式战斗机应有尽有。

由于获得了美军官方的支持,现实中的最佳搭档,AH-64和OH-58D也在片中忠实还原,编剧还特意将女主角安排为OH-58D的飞行员。当时的观众恐怕很难想到,仅仅一年后,这个组合就在伊拉克战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后来“阿帕奇”逐渐成为了银幕上的“常客”,另一次印象深刻的“酱油”是在罗兰·艾默里奇导演的1998年版《哥斯拉》中,以大机群组成的“阿帕奇”空中猎杀部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虽然大多以悲剧收场。或许是出于剧情需要,为了猎杀怪兽,片中的AH-64明显经过了重武装改进,M230链式机炮换成了并列在机头两侧的大口径机炮,短翼的4个挂点也扩增为6个。

在这张设定原稿中,明显能看出这是重火力版的“阿帕奇”。

“阿帕奇”在游戏中的出镜频率更为频繁,最早的两部重量级“阿帕奇”题材作品是英国简氏防务集团与美国EA公司合作推出的《长弓阿帕奇》(1996年)和《长弓2》(1997年),这也是小编最早接触的“阿帕奇”题材游戏。

虽然今天看来,这两作的游戏画面十分原始,但在当时已是轰动级效果,特别是由于游戏内容由简氏防务集团监督,在装备拟真度方面,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图为《长弓2》中的AH-64D飞行员座舱仪表视角,完整还原了现实中的各种细节。

著名飞行射击游戏《皇牌空战》系列中也少不了AH-64的身影,图为《皇牌空战 突击地平线》中的AH-64D。

图为游戏中,AH-64D与米-24武直进行空战。

(2015-07-24 08:44:00)

【延伸阅读】阿帕奇空战!首见AH-64E反无人机打靶

AH-64“阿帕奇”系列武直素以“低空坦克杀手”闻名于世,但实际上该型机也具备较强的空战能力。近日,隶属于韩国陆航部队的AH-64E“阿帕奇守护者”在忠清南道的大川射击场进行了首次空对空打靶训练,在训练中使用“毒刺”导弹击落了无人靶机,本图集就此解读。图为韩军AH-64E武直发射“毒刺”空空导弹视频截图。

“阿帕奇”系列武直对军迷们来说早已是如雷贯耳的名字,这种于1986年投入服役的经典武直,曾打响了1991年海湾战争“沙漠风暴”行动的第一枪(8架AH-64在4架MH-53特种直升机的引导下,超低空渗透进入伊拉克南部,用“地狱火”导弹摧毁了伊军远程雷达站)。之后还在多场局部战争中有过出色表现,本图列举了“阿帕奇”的相关详细信息。

尽管很少被提及,但“阿帕奇”早在研发阶段就已将直升机空战纳入为重要指标之一,除了M230链式机炮作为固定武器外,实际该型机还能在左、右短翼翼尖携带双联“毒刺”空空导弹发射器或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这张AH-64D剖面图中红框标出的就是“阿帕奇”能挂载的两种空空导弹。

图为“阿帕奇”试射AIM-9“响尾蛇”近距空空导弹资料图。

图为携带有2枚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的“阿帕奇”地面展示资料图。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阿帕奇”在设计上具备挂载空空导弹的能力,但美国陆航部队由于没有作战需求,很少挂载,反倒是“阿帕奇”的海外用户将其付诸实现。图为美陆军官方公布的AH-64D执行三种不同作战任务的武器配置和性能示意图,可见都包括“毒刺”空空导弹。

由于“响尾蛇”导弹尺寸过大,“阿帕奇”通常携带的更多是“毒刺”导弹(每架最多可挂4枚),图为日本陆上自卫队的AH-64DJP挂载的双联“毒刺”发射器特写。

“毒刺”导弹最初由美国通用动力公司于1967年研发,雷锡恩公司负责制造,自1981年服役至今已成为单兵肩扛式防空导弹的代名词,其采用红外制导,最大有效射程8千米。“阿帕奇”使用的是AIM-92空射型。图为2009年7月,美海军陆战队士兵试射肩扛式FIM-92A“毒刺”导弹资料图。

日本陆自目前装备有13架AH-64DJP“长弓阿帕奇”(JP为日本出口型代号),由富士重工负责组装,均具备发射“毒刺”空空导弹能力,注意短翼上为“毒刺”导弹预留的挂架。

除日本AH-64DJP外,韩国陆航于2016年采购了36架最新型的AH-64E“阿帕奇守护者”,也具备发射“毒刺”导弹的能力。图为韩国陆航装备的AH-64E,注意短翼尖挂载的双联“毒刺”空空导弹发射器(红圈处)。

韩军地勤人员打开运输箱,可见“毒刺”导弹的导引头及前半部分。

韩军地勤为挂架组件加装发射装置,可能是“毒刺”导弹的电池组件。

本图中,韩军地勤已将一枚“毒刺”导弹安装到上部挂架上。

安装完毕的“毒刺”导弹发射器特写,可见导弹的红外导引头,以及专用线路。

图为打靶前,已挂载“毒刺”导弹准备起飞的AH-64E。

AH-64E挂载“毒刺”导弹升空。

AH-64E飞行员座舱视角拍摄的舱内画面,画面右侧可见“毒刺”导弹发射器。

AH-64E飞行至海上打靶区。

地勤人员为无人靶机加注燃料。

无人靶机利用发射车滑轨起飞。这种无人机主要用于模拟敌方大型侦察无人机或安-2运输机一类的低空慢速渗透飞机。

无人机操纵员利用固定的双筒望远镜观测无人机飞行轨迹,并进行调整。

锁定目标后,AH-64E武直发射“毒刺”空空导弹视频截图。

图为“毒刺”导弹命中无人机瞬间。

除具备空战能力外,AH-64E的最大改进就是增加了无人机控制能力,例如图中所示,利用MQ-1C“灰鹰”无人机可以探测到更远距离或障碍物后方的敌人,大幅提升了AH-64E的态势感知能力,使“阿帕奇”成为了一个更大作战网络中的“作战信息节点”,无疑是革命性的飞越。

最后放一张轻松图,图为涂有著名吉祥物“熊本熊”的日本陆自AH-64DJP武直。

(2017-12-20 08:50:00)

【延伸阅读】低空寂静杀手!美阿帕奇装高能激光炮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6月27日报道,美陆军与雷锡恩公司共同宣布,近日已在一架AH-64“阿帕奇”武直上成功完成了首次高能激光武器射击试验,这是历史上首次从直升机上发射激光炮。本图集就此解读。图为美军“阿帕奇”挂载高能激光炮(HEL)吊舱试飞资料图。

据雷锡恩公司透露,此次试验在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的白沙导弹靶场进行,“阿帕奇”使用高能激光炮吊舱成功命中了1.4千米外的目标。图为HEL吊舱细节,可见头部有一个类似光电转塔的结构,只有在使用时才会将透镜露出。

雷锡恩公司宣传称,这种激光武器具有静音、隐形、打击精度高、可瞬间命中等优点,因此很难被敌方传感器探测到,可起到出其不意的打击效果。此外,该系统还能快速打击多个不同目标。图为武直HEL吊舱试射画面截图之一,可见“阿帕奇”炮手使用机载传感器观测整个试验场。

武直HEL吊舱试射画面截图之二,“阿帕奇”炮手调整传感器镜头,放大焦距,准备从车辆群中挑选几辆坦克进行攻击。

武直HEL吊舱试射画面截图之三,“阿帕奇”炮手最终选择一辆M109自行火炮作为目标,准备开火。

武直HEL吊舱激光成功命中目标。

西方军事专家认为,“阿帕奇”武直在加装激光炮后,将进一步提升作战灵活性和用途(例如可执行激光反火箭或迫击炮等任务),且将大幅提升该机的火力交战距离(射程远超导弹),或将引发一场新的武直技术革命。

本图列举了美空军近期机载激光武器的发展路线图,可见2016年主要以大于10千瓦级的高能试验型高能激光武器,简称HEL(入门级)为主;2022年计划在F-15三代机上试验加装大于10千瓦级的HEL吊舱(中级);2029年左右将在六代机上加装大于100千瓦的HEL武器(全功能)。

从雷锡恩公司这张高能激光武器系统宣传图也能看出一些未来美军激光武器的发展趋势,例如紧凑型激光器,可以搭载在海陆空多种平台上,另外就是高功率,普遍高于200千瓦。

图为搭载在美军陆战队悍马车上的陆基移动型激光炮想象图。

图为加装有高能激光炮的AC-130炮艇机对地火力齐射想象图。

图为加装在舰载“密集阵”近防炮上的高能激光炮,可用于拦截敌军战机或导弹。

(2017-06-30 08:42:00)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澳门真人现金官网-澳门真人现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