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阗混蛋(外四首)

2019-08-29 03:08:49 天涯 2019年4期

请吧,在一枚鸵鸟蛋里

加入鹅蛋、鸡蛋、鸭蛋

鸽子蛋、鹌鹑蛋、麻雀蛋

配以蜂蜜和玫瑰花酱

昏天黑地地搅拌、混溶

一枚美味混蛋做成了

一枚混蛋的诞生,不亚于

和阗玉历经的沧海桑田

在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

玉石们已分道扬镳

将世界分成一黑一白

据说现在是混蛋纪元

沙埋废墟与绿洲村庄

阿育王与法显、玄奘

尼雅与丹丹乌里克

伽蓝与麝香、地乳

纸壳核桃与石榴花

库尔班大叔与小毛驴……

在沙尘暴搅拌器里搅拌

在湮没的地方露出真容

诞生了——“瞿萨旦那!”

一枚前现代的和阗混蛋

……昆仑,在沙漠中行驶

沙漠,在一枚混蛋中航行

当和阗寓居于羊脂美玉

它浑然的显现,几乎是

对消失的一种渴望

暮春的雪

暮春的暴雪是一场错乱?

但老天爷自有其苦心孤诣

蛮荒重临,抒情诗人

失去舌头,继而失去骨骼和魂魄

时节的译者,从东方和西方

再度登上内陆巴别塔……

谁说沙漠咸鱼不会翻身?

当史前鱼群插翅飞越群山

请视之为翼龙或异族吧

——这是大数据时代

一个个原始的血肉版本

——暮春的暴雪是盛大的反讽?

但老天爷自有其隐秘的逻辑和安排

昆仑大酒店

床很窄

两边都是悬崖

从冰川回到客栈

得到一根“天子”烟的慰问

关于一座山峰如何着装的话题

有人討论到下半夜

一夜无梦

是佐匹克隆和褪黑素的缘故吧

六点多醒来

窗外一轮阿富汗日出

正午

曝晒。燥热。无风

村道旁,一张废弃的抬尸架

两只斗鸡,在桑树下打盹

瘸子和寡妇不去核桃树下纳凉

云团,被撕成凌乱不堪的棉絮

缓慢飘过大漠戈壁、遗忘的村庄

安静的南瓜,安静的甜瓜

只是悲伤的另一种形态

沙埋

沙土铺了一层又一层

仿佛天空有座活火山

用灰烬,抹去

绿洲、城池和村庄

将自己从埋葬中挖出来的人

像陶俑,坐在灰一般的

沙土中,静静哭泣

佛塔和麻扎埋入地下

年长者转眼不见了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年轻人需要接吻时

必须相互吹去嘴唇上的沙子

影影绰绰的,是人

缓慢起身,在沙土中

筑居、耕作、生儿育女

怀着至爱与至恨

沈苇,现居杭州。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澳门真人现金官网-澳门真人现金游戏